今日感慨:让青年治理公益
字号:

时间:2014-09-22 12:18:53 作者:袁岳

转发: 腾讯微博 推荐到豆瓣豆瓣 分享到微信微信 网易

标签: 公益

  到现在为止我们做的公益,包括大部分的公益项目,大部分的公益基金会,严格的说不是青年治理的,基本上是一些社会精英、商业精英、公益精英或是来自于体制内的精英,怀着救死扶持社会的情怀去做公益。尽管我们做公益的人尽我们最大的努力,我们不要把自己看作是施惠于人的公益,但是在不知不觉中,我们是一些悲天悯人,觉得自己眼光在社会之上,行动在社会之前,隔绝在一般人之上,然后引领一般人、帮助一般人、普度一般人的,某种意义上是公益领域的观世音。

  我们今天看到的公益实际上是精英公益的模式,我们倡导的青年治理公益是什么样的形态呢?在过去的六年中,尽管黑苹果正式注册公益组织是三年,我们真正开展青年公益、青年社会公益是有六年的时间,这六年前后有一百万年轻人参加黑苹果青年公益,不是所有的年轻人最后证明他们是做出了非常有影响力的事情,他们证明了自己是在某些方面真的是领袖之才,大部分人是有参与、有经验,更多的人算是有教训、有挫折。的确,我们在这个中间看到了几样东西:一是很多的年轻人发现自己居然是个领袖,所谓领袖他找到了热爱的东西,因为热爱非常喜欢这样东西。

  有一位同学叫张广义,他是甘肃的大学生,他热爱做一件事情,就是对贫困山村里的小孩子,能让他们在寒冷的秋冬季喝上一口热水,他用的方法是每年给小朋友送几千个保温杯,他是募集保温杯、送保温杯。这件事情看起来不大,做起来难吗?说实话募几个保温杯也不难,募几千个保温杯,送几千个孩子,募一个学期、两个学期、三个学期、四个学期,等到毕业以后还是募一年、募两年,现在他毕业的第三年,他今年继续宣称还要为更多的孩子募集保温杯。毛主席说过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

  你到社区里帮一个老太太并不难,难的是帮一个老太太一辈子,我们就是在公益活动中发现了很多愿意在一个保温杯或者是帮一些小朋友找到他们爱看的图书,或者是让民工的小孩也学会用艺术的方法去表现,或者是在家乡,每次回家看到家里面,老家总是有一些水果、有一些农产品堆积起来卖不掉,农民辛苦了一年最后变成地里烂掉的东西,可能城市里面有需求,两者之间衔接不上,但是愿意把这样的东西建立一个城市和乡村之间的链接,我们每个人都能找到小小的事情,最重要的是,他们在小小的事情上建立了对自己的信心,找到了他们服务社会的着力点,是他知道从哪个点介入能发挥力量,这个切入点摸索出来的模式,这个模式慢慢放大、复制从而可以做成一件很有意义的大事。

  今天我有两位小助理,他们都是大学生,我带了近400名助理。记得我第一次带小助理的时候,学生们很紧张,说话很腼腆,让他们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他们一下子反应不过来,站在那里不知道是要观察我还是帮我做事,第一次看的时候基本上是没有开窍的菜鸟,他们可能从那一天开始,或者是和那一天的相关经验开始,到后来他们有自己的公益项目,有自己参加的社团,有自己要做的志愿者活动,到了一个学期,两个学期,三个学期之后,我碰到一个年轻人,他说袁老师你还记得吗?三个学期之前我给你做过助理,我看起来不像那个助理。社会和他的连接有了更加密集的方法展开,他在这个链接中找到了自我,而社会从他这个链接中找到了他的价值,这是一个很好的链接,不是过去的大学生理解,今天我在校园,有一天我要走向社会,走向社会就是毕业的时候才要开始迈入社会,这条线是泾渭分明的那条线。这条线毕业之前就开始了,它在社会正式呈现的时候有从容、老练,有对一件事情的看法和坚持,它有做一件事情最起码的态度和能力。

  我们黑苹果青年做了这么多年,去年以前我们很努力的到很多地方动员,给大家讲课,告诉大家公益是多么重要,社会服务可以帮助我们自己可以成为更加成熟的人,我们做很多这样的事情,找到这样的项目,我们资助他们、辅导他们、评估他们、评选他们,然后再去推广他们。随着这样的工作,我们黑苹果青年的组织,零点青年公益创业发展中心慢慢变得很大,我们有17个人在做这样的工作,每年筹集500万到1000万的资金再资助出去。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正在慢慢成为有规模的组织,2014年我们可以做成30人的组织,2015年可以做成50人的组织,2016年可以做成100人的组织,2014年我们做了很重要的转型,2013年黑苹果青年汇开始,我们做了很重要的决定。黑苹果三年,前三年和后三年最重要的区别是什么?前三年是一个有YES,有我们的专职人员治理的组织,后三年我们将要成为由黑苹果青年治理的组织。

  我们实际上有了六年的经验,三年正式注册的工作经验,有将近100万年轻人参与,有很多年轻人已然呈现出他们的领导能力、工作热情和社会服务热情,有些年轻人经历了黑苹果,他们并没有做公益,我们有一个很棒的上海年轻人,他现在做了风投的投资经理,而且业绩非常的突出。有些人做了连锁店的创业者,还有些人做了农副产品的电子商务,他们的方向是不一样,过去他们的社会服务经验让他们做今天这件事情都有自己的信心,选择这个创业点有自己的选择。

  走在前面的人,其实他们和同龄人相比,用更短的时间找到自己要做的事情,他们比我这样的人,我是60后,比我中间的80后初期同事、70后的同事更加激进,他们大部分是85后和90后,他们之间有更多的共同语言,我们做的决定是让已经有过行动经验和教训的公益青年去给其他的公益青年讲故事,鼓励他们做社会服务,然后在这个中间选到一些不错的项目,去辅导他们向前,以及在后来的时候,我们希望他们在各个地区成为领导者。

  今年年底我们有一个大胆的设想,在黑苹果行动的青年中,把我们的理事会开放,我们今年是第一届由来自于黑苹果青年中的年轻人去竞选理事,提出他们认为黑苹果青年组织应该关注什么样的青年公益,用什么样的方式去关注青年公益,他们会提出自己的施政建议,然后去竞选,作为黑苹果青年理事的资格,投票选举他们的人是来自所有参与黑苹果的青年,他们去辅导其他年轻人,他们是领导其他年轻人。不是所有理事会的会员都来自于黑苹果青年,我们用三年的时间来完成这个工作,今年改选三分之一,明年三分之二,后年三分之三。也就是说三年以后的黑苹果,百分之百的理事会会员是来自于黑苹果青年,理事长来源于黑苹果的普选,我们比香港更早实现普选。

  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建立一个青年治理的组织,其实我们跨开第一步以后,2014年我们的组织减少成为只有7个人,但是我们在半年的时间筹集了去年两倍的资源,我们做了去年两倍的资助工作,不是因为7个人比17个人更能干,是因为7个人和更多动员起来的黑苹果,这个组织已经开始走险了青年治理公益的方向,我们刚刚起步,一转弯的瞬间就获得了一些能量,这个能量让我们呈现出新型的公益组织所具备的样貌,正因为这种公益,青年动员青年,青年领导青年的模式,今天有80后,他们能领导80后,90后能领导90后,将来的00后同样能领导00后,我经常回头看我党的历史,在井冈山时期的时候,无论毛主席、邓小平,胡耀邦,17、18岁就是领袖人物,27、28岁是很老的领袖人物,为什么今天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不能在本来新型的公益领域里起步就与其他人同步,有两样东西是年轻人不在其他人之下的,一样东西就是互联网,起步的时候资深不是门槛,起步你就是鼻祖这是互联网,第二样东西就是公益,我认为公益,年轻人站在公益的角度,不比任何资深的人在这个中间,没有一个老同志带我们,我们就没有方向,我们愿意把它当成责任负担起来。少一些过去曾经有的资源,正因为有了这样的东西,选择了这个目标,我们也多支持你,也许开始的时候你有些单纯、有些幼稚,有些不足,我们相信所有的不足恰恰是使得你后来更加有勇气,没有负担,做事情的时候更加赋予探索性的实践。

  我们相信青年能领导公益,青年能治理公益,我们愿意和更多更年轻的朋友一起担负这样的责任,我们也愿意在这里还是青年尾巴的时候成为更年轻的青年领导者的帮助者,谢谢大家。

  注明:本文来自深圳慈展会演讲整理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用手机扫描浏览文章

订阅BNet官方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分类:管理 | 浏 览(2379次)|评论(0条)当前得分:0收藏 | 推荐

我来说两句

seccode